华早观察|“全椒三邪”联手做掉了县委书记?

文/宾语

5月28日,央视新闻发布《长江支流恶臭熏天、鱼虾死亡!相关部门却说“没问题”!》的记者独家调查。

媒体曝光后,安徽省政府、省纪委监委第一时间组成联合调查组,对滁河水体污染事件进行彻查。初步查明,这次“致使滁河部分河段水体浑浊、黑臭、溶解氧下降、鱼虾大量死亡”事件是“全椒县未经科学论证,盲目决策”造成的。

当天下午,安徽省委书记韩俊主持召开省委专题会议,听取滁河水质污染事件调查及处置情况的汇报,部署安排污染治理和追责问责工作。

定性:这起滁河水质污染事件,是一起重大的生态环境损害事件,后果十分严重,性质十分恶劣。

表面看来:舆情的引发是一些干部在处置过程中心存侥幸、乱作为,面对问题遮遮掩掩,总想蒙混过关,造成小事拖大、大事拖炸。个别干部面对媒体采访时信口开河,造成不良影响。

从病原上来说:这起事件反映出少数党员干部政治站位不高,作风不严不实,程序意识、法治意识淡薄。

安徽省委专题会议强调,要彻查事件全过程,理清属地党委政府、职能部门和企业责任,做到两个“绝不”:绝不掩盖真相、绝不推卸责任。要依据干部管理权限,按有关规定和程序对失职渎职干部进行处理,对涉嫌违法犯罪的要依法追究。

话到锤落。昨天(5月29日)09:26,滁河水体污染联合调查组官宣:全椒县委主要负责同志已被免职,并对相关责任人进行调查。

几个小时后,56岁的滁州市副市长、县委书记余成林火速到任,主持召开县委常委会会议:

免去杨俊同志的县水利局党组成员职务。
按照干部管理权限,市生态环境局党组免去窦平同志的全椒县生态环境分局党组书记、局长职务和杨仁义同志的党组成员、办公室主任职务。

公安机关已对相关涉案人员采取强制措施。

24小时内,安徽完成了上述一系列动作,势大力沉,刀落麻断,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也让公众看到了安徽处理这起引起社会广泛关注的生态环境损害事件的决心,和处置“心存侥幸乱作为、信口开河胡咧咧”失职渎职干部的力度:绝不掩盖真相、绝不推卸责任。

复盘这起事件,有媒体认为是基层干部不能正确接受采访,缺乏媒介素养,有人认为是三个官员害惨了县委书记。

对于“缺乏媒介素养”说,宾曰语云持保留意见。因为这根本不是缺不缺乏媒介素养问题,更不是会不会与记者打交道问题,而是这些人漠视群众利益,忘记了当官为民的初心,思想懈怠不想为,能力不足不会为,不愿担责不愿为,畏首畏尾不敢为,欺上瞒下假作为。这些骨髓里、血液里、DNA里的问题不解决,面对记者的采访,回答的珠圆玉润、声情并茂、滴水不漏,这起重大的生态环境损害事件就不存在了,后果就不严重了,问题就得到解决了?

表面看来,是三个接受采访的官员不会说话,5月20日闸下上游河水已经出现了污染,全椒县水利局党组成员 杨俊却是“凭经验”“没问题”,让原本已经发现的污染问题,最终没能得到应有的重视和处理。面对央视镜头,杨俊说“我还两个月就退休啦。我也不该过多地问这些事情。”

这回答是不是很邪性?

本次污染事件发生后,导致全椒境内养殖龙虾大面积死亡,老百姓们非常担心污水是否具有毒性,期待生态环境部门的水质检测结果能够给出专业答复,滁州市全椒县生态环境分局局长窦平却坚持认为:这方面我也没看到哪个法律法规要求必须做毒性分析。窦局长打了个“生动、形象”的比方:喝茅台也能喝死人。喝死人以后,需要对茅台做毒性分析吗?我认为没有必要。

紧接着,第三邪出场了,记者来到滁州市全椒县生态环境分局了解情况。然而,热线平台给群众回复中提到的具体承办人全椒县生态环境分局办公室主任杨仁义却矢口否认接到过热线转交的群众投诉。

这就是“全椒三邪”联手做掉县委书记的由来。这哪里是缺乏媒介素养,分明就是没有拿群众当回事,没有把群众利益当回事,就是失职渎职,就是对人民的犯罪。

杨俊说“我还两个月就退休啦。我也不该过多地问这些事情。”那还有这两个月,你是不是就不要自己的工资了?领着工资不干活,与老百姓养着下蛋鸡不下蛋又有何异?

“茅台局长”窦平大言不惭地狡辩:这方面我也没看到哪个法律法规要求必须做毒性分析。“茅台局长”真是个法盲,本次污染事件发生后,导致全椒境内养殖龙虾大面积死亡,全椒县生态环境分局作为环境保护主管部门,主动对水质进行检测,做毒性分析,本来就是你职责范围内的事,怎么能说没看到法律法规要求呢?法盲不可怕,就怕法盲是官家!

那么全椒原县委书记是不是被“全椒三邪”联手给做掉的呢?

1976年1月出生的杨光,34岁来到全椒当副县长,在全椒一待就是14年,从副县长,县委常委、副县长,组织部长、统战部长,常务副县长,滁州市纪委办公室主任 ,全椒县委副书记,县长,直到2021年4月任全椒县委书记。

宾曰语云从多个信源了解到,如果没有这次的滁河水质污染事件,48岁的杨光有望升任滁州市委常委、秘书长。

此次发生滁河水质污染事件,绝非偶然。全椒县境内有一条全长5.5公里的古襄河,是全椒县母亲河,河水通过襄河排水涵进入襄河,汇入滁河后排入长江。排水涵距下游“襄河化肥厂下”国控断面约1公里,日常为关闭状态,在古襄河水位较高时开闸排水进入襄河。2013年以来,全椒县累计投资2亿多元,对古襄河开展多轮水环境治理,并在古襄河下游终点处,建成日处理1万吨一体化净水站,但由于截污纳管不到位等原因,水质无法稳定达到目标要求,2020年12月监测报告显示,古襄河水体重返黑臭。

2021—2022年,在面对古襄河水体逐渐恶化困境时,全椒县依然重视不够、力度不大,系统整治不到位。2023年2月,古襄河水体水质恶化为劣Ⅴ类。

据安徽省生态环境厅2023年8月14日“安徽生态环境保护督察典型案例四”通报:2023年2月,生态环境部向我省通报“襄河化肥厂下”国控断面超标有关问题,省生态环境厅向滁州市政府发函提示后,3月10日全椒县住房和城乡建设局张贴不实公告,对外宣称古襄河终点污水处理站启用。督察发现,该站污水处理系统仍处于停运状态,部分设备内长满野草;河道原有曝气增氧设备依然损坏严重。

安徽省生态环境厅指出,全椒县古襄河水环境治理不力、久治不清的主要原因是:全椒县委、县政府对古襄河水体治理重视不够,打好碧水保卫战决心不强,强调客观原因多,查找主观问题少,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排查整改推进不力。

这批评已经够严厉了。

针对安徽省第四生态环境保护督查组通报的问题,全椒县委县政府表示“高度重视”,“坚决扛起生态环境保护政治责任”,还制定了城乡生态环境大排查大整治专项工作方案,成立领导小组,县委、县政府主要负责同志任组长,全面领导排查整治工作。
今年2月,滁州市纪委监委发布消息:全椒县水利局党组书记、局长关敬海涉嫌严重违纪违法,目前正接受全椒县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全椒县水利局党组成员杨俊面对央视镜头,说出“我还两个月就退休啦。我也不该过多地问这些事情。”这样颓废的话,不知道与他的上司落马是否有关。

宾曰语云了解到, 杨俊的哥哥——全椒县原县人大常委会党组书记、主任杨勇曾先后担任全椒县陈浅乡、城东乡、襄河镇等多个乡镇的党委书记,副县长、政法委书记等职务,因非法收受或索取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191.83万元,去年9月19日被明光市法院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四年。

哥哥被判了,自己的领导被抓了,杨俊心灰意冷,也在情理之中。

今年4月9日,滁州市委书记、市级总河长许继伟深入全椒县实地调研国控断面水质达标情况,并督导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工作。他强调,要牢固树立“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理念,坚持生态优先、绿色发展,抓紧抓实突出生态环境问题整改,坚决打好碧水保卫战,确保国控断面水质稳定达标。

4月29日,安徽省生态环境厅官网发布文章:《全椒县“巡、管、治、护”四步走 推进水环境持续向好》。

5月17日,安徽省水利厅发布了《安徽省第二批水资源管理规范化体系建设示范县、达标县(市、区)名单公示》,全椒县为“水资源管理规范化体系建设达标县”。公示时间为2024年5月17日至23日。

就在公示期内,发生了这起震惊全国的滁河水质污染事件。

县委书记被免,冤吗?不免,行吗?

来源 | 微信公众号“宾曰语云”

本文由 华夏号 - 华夏号 发表,其版权均为 华夏号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华夏号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4

评论:

1 条评论,访客:1 条,站长:0 条

0%好评

  • 好评:(0%)
  • 中评:(0%)
  • 差评:(0%)

最新评论

  1. 匿名发布于: 

    打脸太猛了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