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与贵州省落马省委书记孙志刚的“缘分”

文/《华夏早报》特约撰稿 张辉旺

当年,我从贵州回武汉,孙志刚是武汉市经委副主任,我是他手下的《企业之友》杂志主编兼编辑部主任。他那个狗屁副主任正管我这个蚂蚁主任,从此成为敌人。

胆大的我突发奇想书写传奇,主编一部百万字的《中国兴盛企业》,并与浙江姜洪涛主编的《中国崛起产品》结为姊妹篇,为中国改革推波助澜,时任国务院总理的赵紫阳得知见了姜洪涛,而我不知姜洪涛也不知赵紫阳要到。赵紫阳到来的前夕,我和姜洪涛在杭州西湖。姜洪涛留我多玩几天,我推辞说我得赶紧回武汉编书。

姜洪涛安然无恙,而我却遭遇了牢狱之灾,孙志刚以编书罪将我关进了汉口宝丰路监狱,时长58天。

我一直想不明白,我与孙志刚无怨无仇,他为什么这么做,是不是我是一只蚂蚁,他是一只狗熊,随时可以踩死我?

我出监狱后不久,时任湖北省委副书记的沈因洛到我的单位见了我,没想到沈书记的秘书是我湖北大学的同年级同学,只是不同系,他是政治系,我是中文系。毕业时,我是三好生,政治系请我作过一次报告,因此他还认识我,我不认识他。

他和沈因洛书记向我问了点情况,要我第二天到省委洪山礼堂见。我第二天清早到了洪山礼堂,他已在那里等我了。他拿出一张纸,我一看,惊了,那是沈因洛书记写给时任武汉市委书记王群的信,盖着沈因洛书记好大的一个方章。天啦,我恨不得向着我的母校湖北大学叩三个响头,给我匹配了多好的同学啊!

很快,《中国兴盛企业》被武汉经济情报中心推上了社会,最终以我胜利孙志刚失败而宣告了一起冤案。

之后,有次孙志刚与我同时到市政府食堂吃饭,吃过在洗碗槽相遇,他见到我,脸都吓白了,他洗完碗连碗都没拿就上了办公楼。

我看这家伙还要不要碗,就暂时不走,过了一会,孙志刚居然下来了,他看我还在那里,飞速拿了他的碗离开。他恐惧什么呢,他是不是恐惧我叫汉正街的混混朋友打他?

孙志刚是欺善怕恶的。其实他不应该恐惧,我哪里会叫我汉正街的混混朋友打他呢?

之后他青云直上,冲到了贵州省委书记的位置上。他在贵州当省委书记时,我在贵阳帮朋友编企业画册,朋友说能不能一起去见见孙志刚?我说不能,我们是敌人。

从孙志刚将我关进牢里开始,我就天天盼望一个孙志刚终无好下场的结果,因为他太不是东西了,饶过了孙志刚,天理不容!

终于,孙志刚被抓了,他要把牢底坐穿!中国共产党反贪,我是顶级受益者,披着人皮的豺狼孙志刚终于罪有应得,实现了我最大的心愿。

一审:贺强 二审:董哲 三审:江单

本文由 华夏号 - 华夏号 发表,其版权均为 华夏号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华夏号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26
华夏号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