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州退休老人实名举报非法采矿多年石沉大海

华夏早报讯(灯塔新闻记者 阳杨)广西贺州老人左有海最近很郁闷,他很无奈,多年举报他人非法采矿一直没有回应,而他自己的申诉案件,也因为女儿丢失重要的证据,而无力继续。为此,左有海付出了惨痛代价,因为骂了女儿,女儿认为自己有过错导致父亲无法申冤,跳河自尽。左有海的女儿虽然是弃婴,却是他亲自剪脐带并抚养成人,因此,左有海对此总是无法和自己和解。

年轻时,左有海在贺州一国有金矿做矿工,退休以后,因为在老家颇有声望,他又重新创业,与老家村委会签订了协议,承包了当地的一个山场,准备开采石粉矿。

左有海告诉华夏早报-灯塔新闻,他承包下来山场后,一个叫彭兴华的人与他签订了一份合伙经营合同,协议约定由彭兴华负责办理采矿证。但左有海后来才知道这是引狼入室,凭着这份协议,彭兴华立刻跟一个叫毛立剑的当地商人合作,也导致了毛立剑和左有海因开采矿山发生矛盾。

因为承租的山场存在安全隐患,2014年4月10日,左有海安排人在清理废渣,村民左有阳(左有成胞弟)以是他依法取得望宝山1号大理石点扩大的范围,而阻止左有海安排的人清理,双方发生纠纷,之后左有阳报警停工。

几日后,双方在贺州市平桂区国土局进行了调解,却没有结果,但当地村委会已经答应出具真实情况说明。“派出所最后把村委会的公章也拿走了。”几天后,派出所民警说要拘留左有海,最初,左有海以涉嫌聚众哄抢罪被拘留,后来起诉的罪名是寻衅滋事,被判两年三个月。

左有海认为他很冤——我被控在别人的山头上挖矿(石头粉)并倒卖,还言语威胁别人“谁碰我我就搞死谁”,我们没有肢体冲突,我只是在自家承包的山头倒废料,却被控那是别人山头的。

左有海认为这是一场阴谋,这在多年后媒体的采访中得到核实,左有阳在接受某媒体采访时候说早年的纠纷报案是毛立剑指使的。

根据左有海反映,当时遭遇报复的远不止他一个人,同村9名村民也遭遇了毛立剑、左有阳哥哥左有成的手段。2014年5月,毛、左非法采矿侵害当地村民合法权益,村民到现场与其理论,最后都被执法部门行政拘留10天。

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左有海被抓后直到出狱,毛立剑一直在开采,而左有海出狱后,毛、左即停工,左有海称,他出狱后,左有成的律师多次找到他,希望赔钱了事,但是被他拒绝。

出狱后,左有海曾到广西壮族自治区自然资源厅举报毛立剑和左有成非法采矿,非法获利数亿元,他只收到一张编号为2019164的信访告知单中,没有收到书面回复,贺州市平桂区自然资源局执法监督股一吴姓工作人员随后通过办公室电话告诉左有海,毛立剑确实有越界开采,虽然没有具体说,左有海称,他得到的消息是“70亩、50亩”。

对于举报的后续处理,左有海称一直没有下文,他认为不排除里面存在有腐败。

左有海现在已年近七十,早年读过书的他思维清晰,在他拿到判决书以后,才明白他当年装废料的地方,左有成所在的公司有采矿证,左有海觉得不可思议,这些土地还是林地,属于集体所有,别人怎么能办到采矿证呢?

根据知情人爆料,毛立剑目前因涉及刑事案件被公安追责,或涉及非法采购炸药,目前办理了取保候审。

记者深入调查发现,毛利剑更多的社会关系图被扒出,他是贺州市原副市长毛绍烈(已被纪检机关处理)的侄孙,而他的胞兄,当时也在当地的政法委工作,现在在贺州市人社局任职。

左有海懊恼地回顾了自己一生,数度哽咽,没想到坐牢还搭上了女儿,“那年,她才18岁。”

毛利剑在接受采访时称左有海是个疯子,并欢迎记者采访了解情况。此前,有媒体联系上毛立剑,其两次询问是谁在投诉,在得知是左有海在投诉后,毛立剑称,不认识左有海,然后马上挂断了电话。另有媒体也联系上了毛立剑,他得知是媒体采访后就不吱声后挂断了电话。该媒体也联系上了左有阳,左有阳对毛立剑被举报的情况和事实进行了指证,称自己也是被毛立剑迫害的受害者,其称,毛立剑在当地飞扬跋扈,背景深厚,“不知道有多少保护伞保护他,猖狂得很。”

华夏早报-灯塔新闻也联系上了毛立剑,一听媒体是了解左有海和采矿的事情立马就挂断了电话。

华夏早报-灯塔新闻将继续关注此事,发回最新报道。

本文由 华夏号 - 华夏号 发表,其版权均为 华夏号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华夏号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3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