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编辑有话说|魑魅魍魉何时了:礼让公车、庭审“垂帘听政” 、南京扶人小哥被诬陷

《华夏早报》“总编辑有话说”专栏评论

文/朱文强

最近司法界很热闹,好几个出了圈的事可谓闹出了各种魑魅魍魉。

挑了公、检、法三家的各一个事,都是新近发生的,按照陆定一老先生在新闻学里的定义,都是新闻。

有这么个事又发生在了著名的江苏省省会南京市,对了,又发生在南京,毕竟这样的事已经不是第一起了。

有个喝醉酒的老人骑车摔倒了,遇到了一个热心的小哥把他给扶了起来,还有一众围观者帮着打电话。结果,老头的儿子匆匆赶来,看到自己老爹满脸血,竟然直接诬陷扶人的小哥撞倒了他爹。

很熟悉的情节吧,没错,他就是这么一而再再而三地发生。

幸亏小哥机智地一直全程录像,可是,这位儿子看完录像以后,依然还是不依不饶要求小哥赔偿。小哥当然立马就急了:“你父亲如果跟我没有责任,你需要跟我道歉,懂吗?”  

儿:我诬赖你了吗?

扶人小哥:你怎么没诬赖我呢?你自己心里没数吗?

儿:那你就得赔了。

扶人小哥:我为什么要陪呢?

儿:那你把证明拿出来。

扶人小哥:我给你看了,你看没看见?我给你讲,中国人就是被你们害惨了。你他妈没良心的。

XX:如果你真的没责任,哥死都不会找你。

这样的对话,我特么真的有一种三观尽毁感,好在现场人多,大家心里都明镜一样,老人一家想讹人那也是相当困难的。后来,交警给这位摔倒的老头做了呼气式酒精检测,妥妥的醉酒驾驶——即使你骑非机动车一样是。如果非机动车醉驾要入刑,那这事就完美了。

检索了下信息流,这已经不是南京第一次发生这样的事,2014年6月11日, 南京公交司机扶老人被讹,幸得多位好心乘客陪他去派出所证清白。同年,南京两起老人倒地事件也引发网友关注:10月12日,当地一名网友声称见到老人倒地,围观者都不敢去扶,遂在微博发问———究竟扶不扶?14日,当地另一名网友曝出南京街头又有一老人倒地,被骑车路过的女孩扶起,结果女孩被老人讹了100元……

如此荒唐的事一再发生,都是拜当年南京法官所赐,2006年那起轰动全国的彭宇案,至今还有很坏的影响,当一名法官在庄严的法庭上说出“不是你撞的,你为什么去扶”这种话时,法律层面的公平正义就已经没了。

以至于到现在人们对“老人倒了到底扶不扶”还心有余悸,也间接产生了一批恶意向“施救者”敲诈勒索的不良现象。

所以说,南京人倒了?你到底敢不敢扶?万一监控坏了,咋整?!

扶不扶人其实是小事,让不让“官车”这事可就大了。

5月10日,一辆私家车在高速行驶中,被一辆印有公安字样的警察截停。

截停的理由很荒唐,警车想超车,私家车没有礼让。

于是乎,警车上下来两个没有穿警服的警务人员,气急败坏的向私家车主发难。

警察:驾驶证、行驶证。

车主:怎么了?

警察:你没看公务车?要主动让行知不知道?啊!

车主:我刚才没看到啊。

警察:你在危险别车!

车主:我怎么危险别车了?

警察:我打了几次灯给你。

车主:我没看到啊。

警察:驾驶证、行驶证。

车主:不能好好说吗?

警察:请你配合。第一次警告,驾驶证、行驶证出示一下。

经过媒体核实,这辆警车属于湖北省松滋市公安局,车上一名正式民警,一名辅警,目前,两人均被停职,接受调查。

警察耍官威的事倒也不罕见,这些人日常就习惯了,毕竟手里掌握着暴力机关的大权。但是,像湖北这俩警察敢于不顾生命危险,跑到高速上耍官威的,还是不多见的吧。

你们不怕搞出个严重车祸吗?

很多很多年以前,我还在河北做记者,就有这样的惨剧。那会儿G1高速还叫京哈,天津的警察开着普桑在高速追逃犯,结果撞了,很严重。不过人家那是真的执行公务,就算出了问题也是个工伤,搞不好还能立功。您这二位这行为算什么?危险方法危害公共安全?寻衅滋事?还是滥用职权?

说到礼让公车,好像还真有那么一点优良传统,古时官老爷出行,不仅等级森严,还都要打出什么肃静、回避的牌子,然后再鸣锣开道,就跟现在的警笛差不多。百姓要么闭门躲起来,要么就得跪着等官老爷先走。

只能说,湖北这俩警察对某些封建历史掌握的还不错。

其实,作为法律工作者,光掌握点封建历史是不行的,你是不是更应该多学习一下现代法治精神呢?不然,手里有权就乱搞,岂不是误国误民?

就比如下面这件事,青海的一众法官们就有点太不要脸了。

最近,青海海西州天峻县法院开庭审理了一个案子,刑事变寻衅滋事,一审过后因为一些证据没有进行法庭质证,被要求重审了。

结果,出事了。休庭阶段,被告的辩护律师偶然发现了一个“小秘密”,该案原二审审判长、天峻县法院院长等利用微信群聊天对庭审进行了遥控指挥。

在一个临时组建的7人聊天群里出现了这样的对话:“不用跟他商量”;“打断”;“硬气点,不要随意发言”。

好家伙,法庭审理也有“垂帘听政”?

于是,辩护律师立即拍照“留念”,毕竟这种传说中的内幕竟然被抓了现行。

于是,法院方面也着急了,一个带黑框眼镜的女书记员以迅雷不及掩耳盗铃之势拔掉了电脑的电源。

于是双方各自忙开了,有人匆匆的离开了现场,律师们要求立即固定现场证据,有律师直接拨打了110。据说公安局就在法庭对面,警察几乎是无缝衔接般迅速抵达了现场。

关键是,警察真的把法院的电脑拍照、封存、带走了,咱也不知道这是为了固定违法证据?还是为了某种保护。总之,牛逼。

然后这事就惊动了整个律师圈乃至司法界,何止友邦惊诧!

不过,最让人汗颜的还是当地对这起舆情的回复,法院的意思是,我们没错,错的是你们律师,你们不仅乱拍照,还把这秘密发到网上去了,太过分了。

律师自然也不能示弱,一条一条的反驳了法院的回复。

如此一来,司法界整个一斯文扫地,法院的独立审判原则没了,两审终审制也没了。

以上种种,实在荒唐!

(作者系华夏早报社副总编辑)

本文由 华夏号 - 华夏号 发表,其版权均为 华夏号 所有,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 华夏号 对观点赞同或支持。如需转载,请注明文章来源。
3

发表评论